主页 > 科技 >

村山宏:中国和日本,究竟谁欺软怕硬?-墙外楼

  “那个国家欺软怕硬”,那个国家指的是谁?其实这句话是笔者在20多年前从一位自称中国专家的日本人那里听来的,“那个国家”指的是中国。在日本的网络上随处可见类似表述,用来形容中国的国民性。这句话似乎想表达只要对中国态度强硬,中国就会听话的意思。

  中国的网络上充斥着完全相同的表述。只不过欺软怕硬的不是中国,而是日本。前不久笔者在一篇文章里还发现,中国的某位少将用类似的表述形容日本人的民族性。笔者只能报以苦笑,“所谓的‘爱国者’不分国籍,是有着相同想法的一群人。中日两国的‘爱国者’肯定能成为好朋友吧”。

  同类动物之间,弱者会屈服于强者,以避免不必要的冲突。狗可能是比较典型的。在雄性动物争夺雌性配偶的战斗中,决出胜败后,失败的一方会选择离开,而不是战斗至死。虽然人类也是动物,有着相同的倾向,但又与普通动物不同,人类更加复杂,会运用智慧战胜比自己强的人。动用武力也不屈服的事例在人类历史上数不胜数。

  以日本史为例。元朝当年为了占领日本,曾派大军(当时历史上最大规模的舰队)在1274年和1281年两次远征。当时,蒙古族已经建立了地跨中国、欧洲和中东的大帝国。接下来想要征服日本,于是元朝皇帝忽必烈派使者向日本送去了要求其臣服的书信,但遭到日本的拒绝。日本当然知道元是庞大的帝国,但毫不畏惧地选择了抵抗。

  日本的武士团打败了从九州登陆的元军,在战况中取得优势。之后台风来袭,元军的舰队沉入海底。虽然日本战胜入侵的元军有天气相助,但主要还是因为当时日本人顽强的抵抗精神。如果说日本的民族性是畏惧大国,那应该早就投降了。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一直被大国俄罗斯威胁,但仍然没有屈服。当时俄罗斯陆军的实力与德国陆军一样强大,在全球拥有数一数二的地位。作为东洋小国,日本被认为完全没有胜算。即便如此,在1904到05年的日俄战争中,日本依然险胜俄罗斯。1939年日军在诺门罕与苏军陷入激战,只有老式装备的日军用手榴弹对抗苏军的装甲部队。苏联解体后公开的资料显示,当时苏军的阵亡人数超过了日军。

  随后在1941年,日本与拥有世界最大规模海军的美国开战。虽然外交官们惧怕美国,想要避免战争,但陆军没有同意。日本海军知道自己的战斗力远不如美国海军,所以发动了珍珠港事件,希望以策略在首战中击垮对方的战斗力。1945年美国在广岛和长崎投下原子弹迅速结束了战争。美国之所以出动原子弹也是因为在美军占绝对优势的战况下日军在各战场顽强抵抗,致使美军的牺牲者持续增加。

  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前后,日军发动攻击的国家数不胜数,包括中国、美国、苏联、英国、法国、荷兰和澳大利亚等。只能说日本是不自量力的妄想军国主义和战争狂魔。臣服于大国有时也需要勇气,但日本却愚蠢地把与大国战斗至死错当成勇气。无论这样是对还是错,但日本并没有一直畏惧强者。

  “日本畏惧强者”的言论之所以在中国听起来具有说服力,可能是因为现在日本在外交和安全保障方面的行动一直站在美国立场上。中国似乎将此理凤凰彩票网站解为日本对强大的美国言听计从,却不听中国的话。因为中国不够强大,所以被日本轻视。但从日本的现代史就能明显看出,即使是战后日本也没有对美国言听计从。

  无论美国多不愿意,日本一直持续向美国出口产品,甚至爆发了被称为“日美经济战争”的激烈冲突。日本企业在世界各地从美国企业手中争夺客户,美国政界和大众媒体一直在谴责日本。政治方面,60年代、70年代很多日本年轻人积极进行反美游行。美军在日本各地设立军事基地,利用该基地在越南等亚洲地区进行战争,遭到了年轻人的强烈反对。

  80年代以前,中国与美国和苏联相比存在感较低,除了意志坚定的反共主义者之外,在普通日本人的眼中,中国并不是敌人。日本人意识到中国存在威胁是在90年代结束前后。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实力增强,日本人中出现了警惕感。如今,甚至还有中国将军宣称能在4小时内歼灭日本自卫队,日本的部分安保关系人士对此做出了过度反应。

  并不是因为中国弱小,所以日本不听话,而是因为中国变得强大了,日本的防卫意识增强。中国变强大后,之前一直争执不断的日本与美国开始修复关系。因为在安保领域,中国逐渐成为日美共同的敌人。美国的实力也大不如从前,在远东地区开始考虑让日本承担部分军备负担,美国对日本的批判声也悄然消失。

  中国人还有一种观点也根深蒂固,就是认为日本惧怕俄罗斯,所以对俄罗斯唯命是从,这恐怕也是误解。80年代以前,苏联(俄罗斯)非常强大,日本与中国签订了友好条约共同对抗,但现在日本认为中国更强大一些。日本的右翼势力在苏联(俄罗斯)失势后将批判的矛头指向了中国。日本的外交官可能宁愿与宿敌俄罗斯联手也要压制中国,加快修复了与俄罗斯的关系。

  在中国人看来,也许不理解日本为何这么惧怕中国,一心要与中国对抗。对此有很多种分析,比如日本不想失去亚洲第一的地位、日本嫉妒不断发展的中国、日本没有理解真正的中国。或许也有这些理由,但依笔者之见,最凤凰彩票网站主要的理由是日本人不满意现代中国的一整套体制。

  想要效仿中国经济、社会、文化、科学、环境、政治等整体体制的日本人并不多。虽然美国贪婪的市场经济、迎合大众的政治、轻薄的文化也令日本人讨厌,但总好过于中国的体制,笔者周围就有持这种想法的人。普通的日本人不满意中国的体制,因此害怕中国的影响力扩大。如果说这是误解和偏见,那么希望中国能做出努力来提高日本人的好感。

  明星偶像、动漫、足球、服装品牌、流行歌曲等,希望中国能多创造一些让日本人喜爱的文化和体育内容,以及能让日本震惊的科学技术发明和发现。另外,希望中国能建设成一个让日本人憧憬的国家,拥有未被污染的空气和水、安全健康的食品、没有贪腐的公平社会制度等。如果能变得让普通日本人觉得中国的体制出色,那么对中国的“偏见”就会消失,日本的立场应该会从美国转向中国。

  人类绝不会仅仅屈服于暴力。70年前后超级大国苏联用武力威胁中国,毛泽东也是通过恢复与日本的邦交来对抗苏联。苏联想凭借武力将本国体制强加给中国,中国百姓对苏联的体制怀有憧憬了吗?

  “那个国家欺软怕硬”,无论日本还是中国,这样的事例其实都很少。说这种话的人肯定在现实生活中也实践着如此欺软怕硬的龌龊生活方式。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在今年大选之前,美国在世界的领导地位其实已经不太稳当,欧盟大国政府早就对美国不满,盟友关系虽在,但经常搞点小动作让美国不快。中国更是时时要挑战一下美国的领导地位,比如要求建立“新型大国关系”;新兴国家也觉得美国繁荣是昨日黄花,早就不像往日那样服从。但美国2016年大选中,主张新孤立主义的川普竟然成了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并向选民承诺当选后一定“少管外国闲事”,从此担心美国不再领导世界的各种忧虑多如潮涌。世界各国政府与人民突然意识到:我们一度那么讨厌的美国如果主动放弃“带头大哥”地位,不带大家玩了,我们怎么办?

  西方世界表达忧虑情真言直

  英国《金融时报》表达的忧虑最直接与深远,前后发表几十篇文章。最近那篇《美国大选是全世界的事情》极为坦率,让人看了不由得为欧洲愁肠百结。作者库柏指出:

  “在过去一个世纪里,美国本土两次遭受了可怕的外国攻击,第一次是在珍珠港,还有一次是9/11恐怖袭击。每次美国的回应都改变了世界秩序”。

  以下长话短说,大意是:从地缘政治角度来说,美国居住在最安全地段的“封闭式豪宅”内,即便俄罗斯军队长驱直入西欧,美国的阿拉巴马州或俄亥俄州也几乎不会受到影响。这意味着,美国选举对外国人的影响很可能比它对大多数美国人的影响更大。而美国总统既有实力保护全球其他国家,或者把别国搞得一团糟,也可以干脆忽视我们。尽管在大多数美国选民眼里,“国外”是个小地方,然而这是他们的总统唯一可以产生巨大影响的地方。在国内,总统通常受到国会的掣肘。要说改变大多数美国人的生活,奥巴马的影响很可能还没有“爱疯”(iPhone)大。

  作者接下来阐述欧洲的困难:欧洲地处世界宜居地段,但与美国相比,它靠近战乱:东与俄罗斯这只北极熊为邻,东南方向是一块暴力贫民区,24小时随时可能听到枪声,更靠南的地方则有人因饥饿而死亡。前不久,法国现任总统奥朗德曾公开说,“美国将会要求欧洲人自己保护自己”,“这是一个问题,因为仅仅组建欧洲自己的邻里守望委员会就很可能超出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希望美国继续管全世界,不只是欧洲知识分子的想法,也是民众的想法。对叙利亚难民危机一筹莫展的德国人中,不少人痛恨想奉行孤立主义的川普,因此拆了川普墙,拆前还要狠狠踹上几脚,以示愤怒。

  西方忧虑的误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曾经的世界领导者、拥有“日不落帝国”之称的英国的“太阳”终于落到山背后,美国从此责无旁贷地承担了为世界提供国际秩序这一公共品的“大哥”责任。大半个世纪中,美国虽然备受各种指责,比如嘲讽美国是世界警察,到处插手国际事务,搞乱了世界等等,但一直任劳任怨。直到近十年终于精疲力尽,债台高筑。

  这种精疲力尽体现在以下几点:2013年,美国中产阶级下降至40%多,人数已不到全国人口的一半。今年4月22日,美国劳工统计局资料显示:2015年全美共有8141万家庭,全家无人工作的家庭有1606万,比率高达19.7%,意味着美国每五个家庭中,就有一个家庭没有人工作;全美超过一亿人口依靠各种福利过日子。与此同时,美国作为北约防务主体,对欧洲尽大哥义务,却至今都没能像欧洲国家那样为本国人民提供全民健保与免费大学教育,以及长期稳定的失业救济。底层穷人的救济虽然有,但与法国人一生400多种福利、德国从摇篮到坟墓的优厚福利相比,实在不值一提。

  因此,欧洲国家的忧虑实质上就是:咱们国家的人民需要高福利供养,咱们的政府在难民问题上要彰显人道,但保护本国安全,你美国却得出钱出力,责无旁贷,永无止境。问题的核心实质在这一点,但却用不分种族、不分地域的共同进步,以及全球秩序等“政治正确”的话语做外包装。

  在冷战期间及冷战结束后的20年之内,大气的美国人确实认为,美国有能力,应该多承担国际责任。但现在美国纳税人实在太累了,希望喘口气,于是近几年,越来越多的美国人希望政府少管外国的闲事,多关注国内事务,有70%以上的美国人认为美国走在错误的道路上。前不久,VOA在《美国选民反对扩大美军海外角色》一文中引证的调查表明,只有25%的美国人希望下届总统扩大美军海外角色,表明美国选民对卷入新的海外干预(尤其是在中东)抱有戒心。

  作为生活在美国的一位外部观察者,我既理解欧洲人希望美国继续无偿提供国际秩序这一公共品的要求(让占便宜的人一下放弃占便宜的习惯确实很困难),也理解美国纳税人的烦恼(因为我自己也纳税)。遥望欧洲各国的数不胜数的高福利,美国大学生为了读书要背负沉重的学贷,福利种类也少得多,为什么不能让欧洲人减少福利,承担保护自身的责任?毕竟,美国政府是美国纳税人供养的,权力应该首先对权力的来源负责,美国政府应该首先考虑本国选民的利益。

  是“白的危机”还是“福利危机”?

  《纽约时报》11月2日发表《2016年西方乱局背后,一场“白”的危机》一文,代表了美国左派政治的典型看法。该文认为,川普代表了右翼民粹主义的兴起,右翼民粹兴起源于“白人身份危机”:“对很多白人来说,这种身份感觉像是支撑他们的世界最重要的支柱之一,而现在它似乎受到了威胁”。该文认为,自从美国的民权运动以及欧洲敞开国界以来,多元文化主义已兴盛数十载,右翼民粹是一种突然的逆转。

  从川普参选以来,“种族主义者”的定位从来没离开过他与他的支持者。由于这一点,不少川普支持者不肯在民调中表态。这种“秘密支持者”的存在,至今还被认为将在选举中起重要作用。

  据我对各种资料、现场集会图片及视频的观察分析,所谓“白人身份危机”显然将事情简单化了,因为民主党的支持者的主体,除了小众性取向群体、知识精英之外,就是非裔、拉美裔等少数族裔与大部分女性。但少数族裔与女性当中,也有不少人支持川普,blacks for Trump,Women for Trump,Chinese for Trump这类牌子并不少见,只是比例比支持希拉里的要低不少。

  少数族裔的想法远比民主党宣传的复杂多元,比如这些支持的川普的少数族裔都反对非法移民,认为这是对合法移民的不公平。就连美国本土的穆斯林也有7.4%的人支持川普,认为他揭示了有关移民和恐怖主义的严酷现实。据美国CNN10月26日报道,美国洛杉矶好莱坞星光大道上的川普星曾被砸烂,在修复之后,有一位64岁的非裔妇女来到该处守卫川普星,她写了多块标语牌以示支持,其中一块是:“两千万非法移民在美国,而美国人却要睡在街上和帐篷里。为川普投票!”

  这段话实际上触及到一个美国政府不愿被提及的痛处:无证移民的福利高于本国穷人。2016年5月9日,华府智库移民研究中心(CIS)公布一份移民花费报告,指出户长为合法或无证移民的家庭,每年平均享有联邦福利6241元,户长为“美国出生”(native)的家庭享受的联邦福利为4431元,前者比后者高出41%。享受最多联邦福利者为墨西哥和中美洲移民家庭,他们获得纳税人付费的联邦福利,每年平均达8251元,超过土生土长美国人家庭86%。户长为移民的家庭,享受的联邦福利总支出超过1030亿元。根据联邦人口普查局数据的分析,51%移民家庭享有这类福利,而土生土长美国人家庭仅30%享有此福利。

  几天前,VOA在《全美各地准备好应对投票日可能出现的暴力》中指出,住在密西根州底特律市的选民理查德·达林认为,如果川普赢得总统大选,美国一半人口“将感到受威胁”,许多享受政府福利的人或是非法移民可能会遭到川普打压。在《德州总统选情激烈选民踊跃提前投票》一文中则指出,一些选民,特别是那些在其它国家有亲戚朋友(意即有准备移民美国的亲友)的人,意识到这场选举对全世界的重要性。在《乡间纪实:副总统候选人辩论地民众挺川普》一文中,VOA记者吉普森采访了法姆维尔一个每天辛勤工作的美国传统家庭,卡罗琳·鲍曼一家表达的支持理由非常简单:“过去人们有梦想,想要有美好生活,但是现在他们想不劳而获,想要别人把这种生活送上门来,因为政府的施舍太多了”,养出了一批“坐在家里沙发上什么也不干、拿的钱比干活挣的钱还多”的人,“川普能让人们回去工作,他想要让人们回去干活。”

  对美国选民来说,全球化的各种光环不管如何耀眼,但总统大选的实质问题就是选民自身的权益。对川普的支持者来说,道理如此朴素与简单:劳动才能有收获,本国纳税人利益是本国政府应该考虑的首要事务,他国人民应该肩负保卫自身安全的责任。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Wikileaks的总编阿桑奇直接发言了

  总结如下:

  希拉里的傲慢和谎言令FBI很多探员极为愤怒。他们上周逼着FBI总监寇梅重启邮件门2.0(言下之意,邮件门2.0的重启,可能跟外面传说的克林顿基金无关)。

  希拉里的所有邮件Wikileaks拿到一半,外加Podesta的邮件。已经发送完毕。其中黑幕令人惊讶,大家已经都看到了。

  Wikileaks的资料不是来自俄罗斯政府。Wikileaks发布过很多关于俄罗斯的关键资料,例如俄罗斯政府处决人。

  希拉里知道ISIS是沙特和卡塔尔政府(不是个人)资助的。希拉里从沙特和卡塔尔政府那里拿了很多钱。希拉里当政时卖给沙特的各种武器是一般时期的两倍(很多武器后来给了ISIS)。希拉里和ISIS从同一个地方拿钱。

  阿桑奇说希拉里被她自己的贪婪吞没。

  奥巴马一半内阁成员的名单是花旗银行提供的。

  奥巴马一开始反对大规模直接干涉利比亚内战,希拉里坚持迅速插手。希拉里的动机是为了积累自己的政治资本,为了将来竞选总统。她(愚蠢地)推行激烈的政策(最后班加西事件把一切搞砸,并间接引发欧洲难民危机)。希拉里是美国在利比亚所有过激行为的总策划。

  川普和所有的体制黑钱、媒体没有任何联系。川普代表和体制对立的下层人群。美国的“体制”代表一半受优良教育的人口,但是不代表另一半未受教育人口。

  试图制止一个机构发表真实的信息是黑暗的行为。

  阿桑奇对于“你如何面对避难时期的孤独”这个问题时,给了闪亮的回答(将来的历史名句):人类最大的优点,是能够适应环境;人类最可悲的弱点,是能够适应环境。

  —

  刚去u2b看了Assange的采访全篇。感想:

  1. 这就是最大的料。Assange虽然没有爆新的信息,但把整个email database揭露的各种信息及其意义,串联和解说了一遍,很清楚明了,有说服力。尤其是针对美国选民的几个痛点:基金会和外国政府权钱交易。利比亚战争(美国在利比亚死了4个人,包括大使)是希拉里的个人野心驱动。沙特卡塔尔政府同时资助ISIS和希拉里(而且希拉里私下早就知情),而且受贿拼命给沙特卖武器,间接支持ISIS。这个采访如果能够在未来两天在美国主流媒体播出,我认为希拉里基本会输。就看FOX有没有这么大胆子。不能让川普去推广,会有逆反心理。然而,FOX那点出息,估计不敢。

  2. 直接鄙视了希拉里的人格,很诚恳地讲出来,杀伤力很大。这种直指人心的战术适用于头脑比较简单,感情线比较丰富的美国人民,效果比逻辑分析强得多。

  3. Wikileaks有猪队友。现在散布那些恶魔崇拜,童男童女的花边,不但分散注意力,还有损公信力。

  4. 本人表现唯一失策的地方是把川普的选民叫white trash。大概他是澳洲人,对这个词的理解有偏差。真正美国的white trash很多也投民主党,尤其是城市贫民,非南方的,非常亲民主党。而trump选民中很多是小中产和蓝领,这些绝不是white trash,甚至讨厌white trash。这会搞得有些人反感,不想对号入座,尤其是中间派。

  5. 厄瓜多尔四百万人的小国,正义感和抗压能力还不是一般的强,往国际法上一躺,英国美国吹胡子瞪眼都没用。派包小强进去把他干了啊!就像干中国领事馆那样,呵呵。

  6. Assange真是个帅B,几年没晒太阳还有一种邪异的俊美。这个视频显然是预先录制的,选11月5日Guy Fawkes Day发表,离投票日三天,是历史感也是自恋的表现。其实能早个两三天,效果更好。至少有更大的希望突破MSM的封锁。

  7. U2视频下面一个评论说:天道轮回,美国人现在要到俄国电视台的节目中去寻找truth,我笑了好久。

  MSM已死,SNM当立!

  —

  阿桑奇脸上长肉了,胡子没刮,还是帅。

  其实阿桑奇说的大部分观点在 Wikileaks 的发布中都有。只是,从这样一位灵魂人物口中说出来,爆发力惊人。连美国媒体听说阿桑奇露面也开始争相报道。阿桑奇是一个象征,他的传奇性对世界的影响力是不可估量的。然而这种人,一般死的早。

  阿桑奇和 Wikileaks 通常只如实发布资料,而不做评论。评论是那些传统媒体的事情。即使评论,也是谈事件,组织和人之间的来龙去脉,揭露阴谋。而这种评论总统候选人的话,似乎也评论不好。他都断网了,连美国大选进展到哪一步了可能都不知道。

  各国都是对别的国家的新闻才有言论自由……不过这次为啥是俄罗斯的RT?

  阿桑奇对厄瓜多尔暂时断网给予了理解,没有抱怨。从语气中可以猜测,美国大选之后,网络可能会恢复。

  阿桑奇谁也不支持。但他从现状分析,不认为川普会赢,因为希拉里获得的背后支持太多。

  利比亚,ISIS,少数利益集团的阴谋让整个欧洲大陆受到冲击,数十万人死去,数百万人成为难民。这个世界一点都不和平,人们缺少远见。

  —

  昨天晚上就知道了,wikileaks的料到此为止,已经全部发出来了,没戏,失望。

  你说我是有多么喜欢看大戏?

  —

  印象很深的部分:

  1.阿桑奇: ” Isis is created largely with money from the very people who are giving money to the Clinton Foundation”

  一阵沉默

  主持人:”That’s extraordinary”

  我:无语凝噎

  2. 阿桑奇:” I actually feel sorry for Hilary Clinton as a person, I see someone who has been eaten by their ambitions, tormented literally to the point where they become sick. They faint as the result of going on and on with their ambition”

  野心太大害人啊,野心大到变态更是祸国殃民

  3. 主持人”Why would she so demonstrably and enthusiastic about the destruction of Lybia?”

  阿桑奇: ” She perceived to the removal of Caddafi and the overthrow of the Lybia something that she would use to run in the general election for president.”

  制造战争只为满足野心, 结果是40000利比亚人死亡,ISIS进入利比亚,欧洲难民危机,极端分子进入欧洲。

  4. 主持人:” People often ask how you cope wit the isolation here?”

  阿桑奇:” look, one of the best attributes to human beings is that they are adaptable, one of the wor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at they are adaptable. They apdapt and start to tolerate abuses, they adapt to being involved themselves in the abuses, they adapt to adversities and continue on.

  人类最好和最坏的特征是适应性强,包括适应丑恶

  5. 谈到目前的状况,阿桑奇说:” I just find it absolutely amazing that the narritve of the situation is not put out publicly in the press, because it doesn’t suit the western establishment narrative, that yes the west has political prisoners. It’s reality. It’s not just me, it’s a bunch of other people…”

  西方也有政治犯

  因为揭发别人见不得光的丑行,他已经忘却阳光的样子。

  Pilger: It’s the world without sunlight, for one thing, isn’t it?

  Assange:It’s the world without sunlight, but I haven’t seen sunlight in so long, I don’t remember it.

  看过很多powerful的文字,下面这段话毫不逊色。

  Look, one of the be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at they’re adaptable; one of the wor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ey are adaptable. They adapt and start to tolerate abuses, they adapt to being involved themselves in abuses, they adapt to adversity and they continue on.

  中午刚刚油管看的,趁热答一发,有三点我印象很深刻,

  第一阿桑奇说话感觉有一种生疏感,中间甚至有好几次时态错误,同时呢,反应有点慢点感觉,是不是因为避难太封闭,不怎么和人说话导致的?

  第二点,在问及对希拉里的看法的时候,他的第一评价是“I am sorry for her”,而他给出的原因是暗示希拉里是如何一步步被权利系统吞噬改变的,我记得他的用词是eat alive,这是阿桑奇难能可贵的地方,即使在如此境地,他依然可以区分对人和对体制的仇恨,希拉里可以是一个好的政客,曾经也确实有心如此,但这个世界的游戏规则并不是这样的;

  最后一个是,主持人问他住在地下室是不是有很长时间没看到太阳了,他说是的,很久没见了,联系他的语气和上下文,我感觉他这里是一语双关,因为他已经见过很多这个世界上最见不得人的肮脏秘密了,不管在不在地下室,罪恶的秘密早就遮住了心里的太阳。

  v2-55a040ce6b3bffcbe301e6ac77a1018d_rv2-55a040ce6b3bffcbe301e6ac77a1018d_r

  我刚在YouTube上看了,当看到这几段时,恻隐之心油然而生:

  Pilger: People often ask how you cope with isolation here?

  (很多人问,在地下室这种暗无天日,与世隔绝的环境之下,你是如何自立自处的?)

  Assange: Look, one of the be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at they’re adaptable, one of the worst attributes of human beings is they are adaptable. They adapt and start to tolerate abuses, they adapt to being involved themselves in abuses, they adapt to adversity and they continue on.

  (人类最宝贵的特质之一是适应性强,最差劲的特质之一也是适应性强。他们去适应,去忍受诋毁侮辱,不惜赴汤蹈火,虽然困难重重,但是从不退缩。)

  Pilger: It’s the world without sunlight, for one thing, isn’t it?

  (从某方面来讲,这个世界是没有阳光的,是吧?)

  Assange: It’s the world without sunlight, but I haven’t seen sunlight in so long, I don’t remember it. So…yeah…you adapt.

  (是的。我已经好久没见阳光了,都快忘了它是什么样子。不过,你除了去适应它,别无他法。)

  Assange: The one real irritant is that

  my young children, they also adapted, they adapted to being without

  their father. That’s a hard, hard adaption which they didn’t ask

  for.

  (只是,最让我不能释怀的,是我的孩子们,他们也被迫去适应,去适应爸爸缺席的生活。 这对他们来说实在是太难太难了,但是他们却又不得不去适应。)

  Pilger: You worry about them?

  (你担心他们吗?)

  Assange: Yes, I worry about them, I worry about their mother.

  (嗯,我担心他们。我还担心他们的妈妈。)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