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科技 >

比特币也不是法外之地-墙外楼

  作者: 徐瑾

  “你写《白银帝国》,很好,再写一本《比特币帝国》吧。”周五,有人在微信上扔过来一句话,接着就是宣称纸币很快消失,股票市场也会消失,等等。

  对方不是草鸟,现在在投行,以前在央行也呆过。我当时只回复了一句,郭嘉怎么看?

  话音未落,ICOCOIN暴跌超过三成,多家ICO平台相继暂停服务,看来,比特币也不是法外之地,至少监管方会这样认为。

  这就是比特币的狂潮带来的想象,尤其最近的所谓ICO,即Initial Coin Offering,可即“数字代币首次公开发行”,对标是股市中的IPO。按照wiki等解释,也成为称为区块链众筹,是用区块链把使用权和加密货币合二为一,来开发、维护、交换相关产品或者服务的名称,即项目发起方发行区块链技术发行初始代币,购买方也是数字货币购买,比如比特币。

  如何看比特币,不谈投资和投机,推荐大家从货币历史角度思考一下比特币。

  比特币从来不是概念,而是一个真实的投资品种。今年以来,比特币已经上涨七倍,有分析师预期还会上涨到6000美元,即使比特币分支也鸡犬升天。问题在于,退后一步看,即从货币史角度理解比特币。比特币与它说号称颠覆的现金甚至黄金,有那么不一样么?

  比特币的号称可以颠覆现存货币体系的优点,正是它的缺点所在。

  从比特币与黄金,有多么不一样?(文|徐瑾)

  货币的历史,几乎和人类的历史一样长久。而随着文明的发展,货币就像变得和我们每个人相关,就像太阳、空气与水一样,然而,当我们习惯货币的理所当然,货币从而何来,货币本质为何,货币未来如何,这些问题在当下仍旧未能清晰。

  从金银到贝壳,从胡椒到香烟,货币以各种形式存在。从贝宝之类电子支付凭证开始,新货币能否取代旧货币的争论就不断涌起,互联网金融在中国更是一度成为不少传统央行家的最时髦话语,最新的明星自然是比特币(Bitcoin)。

  在各路媒体渲染之下,如今不少人都知道比特币是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加密货币,传说中的发明人叫中本聪,1949年出生,身份日裔美国人,爱好是收集火车模型,但或许此人根本就不存在。比特币价格近来凤凰彩票平台不断走高,2013年底突破1000美元,随后价格起起落落,到2017年比特币在过去一年中上涨超过多倍,价格超过一盎司的黄金。

  伴随比特币热潮,它也给现存的主流货币体系带来挑战。比特币粉丝并不甘心仅仅赚钱,对他们而言,特币革命的意义,或许更加深远。作为最新潮流的引领者,借助时代变化与技术话语,比特币看起来与过去的替代货币如此不同,但是究其本质,真的不一样么?

  不久前,我参加过一个国际交流会议,会上主讲邀请了一位比特币行家来主讲。他说了一通关于产权进化观点,对我没有太多启发,倒是回答问题时候,一个日本听众表达了担忧,如果世界上比特币都回归一个人,那么怎么办?演讲者反问一句,人类历史上有没有存在所有黄金都归一个人的情况呢?

  等等,回顾历史,好像并没有一个人独占全部黄金甚至垄断多数黄金情况,这一交流提醒了我,最时尚的比特币与最古老的黄金之间,相似性其实大于大家的设想。

  比特币强调去中心化,而黄金发行也不依赖中央银行,其采集天然存在世界各地,比特币强调匿名性,其实黄金一直是作为各种交易的中介,无论地下还是灰色。到了现代,现金(例如美元)也有了类似的作用。更重要的是,黄金和比特币都强调其有限性,甚至中国历史上的白银,都需要不同形式的“采矿”,并不能简单“印”出来,更不是今天敲击几下键盘就可以完成。

  回到大家就开始不断追问的老问题,什么算货币?比特币到底算不算?前美国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Narayana Kocherlakota曾经写过一篇著名的论文《货币是记忆》(MoneyIs Memory),比较货币和记忆的特性,记忆是指与过去直接或间接有关的全部历史知识,而货币是没有进入生产与使用而又固定供应的对象,二者的分配和使用接近。

  因此,从技术的角度来看,钱相当于是一个原始的记忆形式。这就进而引发一个推论,货币是不是就类似一个中央记账系统呢?

  其实从比特币诞生不久,我就在关注,也一直在思考比特币与区块链等问题,但一直没有确定答案。凤凰彩票官网直到最近,我在《白银帝国》陆家嘴读书会上与大家交流时候,一个海归学者援引了Narayana Kocherlakota论文来提问比特币问题,还有人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有人用比特币做银行,会是什么结果?在这些问题启发,我对于比特币看法有了更多想法。

  比特币和现代货币最大不同在哪里?有人认为是匿名性,有人认为去中心化,更多玩家解读为对抗央行的印钞,但是从上面对于黄金分析来看,比特币与黄金甚至坚挺的纸币存在隐蔽的相似性。如果货币仅仅是记账系统,那么比特币看起来是否似乎和现存区别货币区别不大。

  但深入一步思考,却有了新想法。在金融危机中声名复兴的美国后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有一句俏皮话:“每个人都可以创造货币,但问题在于其是否能被人接受。”这就回到一个问题,货币为何被接受?这句话道出货币的本质在于信用,甚至在于债务,而货币之所以被创造,关键在于其可以被接受。

  目前比特币看起来没有中央银行,这是大家关注的一点,但是这并不是要害,问题在于没有比特币银行,这才是关键。

  回到货币是信用的核心概念,在肯定了货币内生性的情况在,货币的创造并不仅仅由中央银行来决定,即货币量并不由发行量来决定,货币在千千万万的交易中响应实体经济的活动,而其中介机构其实主要是商业银行,私人银行系统比起中央银行起到了更具决定性的作用。

  一言以蔽之,中央银行或许可以印钞,但是真正主宰货币的,其实更多在商业银行系统与实体经济之间的互动,或许等到比特币银行更多参与经济活动的时候,可以再谈比特币是否取代货币。

  现在,比特币存亡之战,还是刚刚开始。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

  如果说1979年苏联出兵阿富汗表明二战后苏联对外扩张政策达到顶点,那么,2003年美国第二次出兵伊拉克,摧毁萨达姆政权,则标志美国全球霸权政策到达顶点,尤其对外输出民主到达顶点。但美国的盛极而衰,从对外扩张转向全面收缩,则经历了一个相对漫长的时期,一直到今天,都还没有尘埃落定,因为美国并不甘心,内部一直在争议、挣扎之中,并由此导致了剧烈的动荡与巨大的悬念。

  但是,如果美国对朝鲜核武危机最终无所作为,让朝鲜核武最终生米煮成熟饭,美国和全世界都不得不最终接受朝鲜核武的既成事实,接受朝鲜作为世界核武俱乐部的一员,那么,美国内部关于是否从全球收缩的一切争议、挣扎,就不再有实际意义或者说影响了,事实会做出最终的裁决。不能说美国从此不再是世界强国,美国毫无疑问仍是世界强国,但其强度会大大不同。美国从前的权威可能一去不复返,美国可能被全世界看轻,美国的全球霸权的基础將根本动摇,美国也就无非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强国罢了。从过去的众王之王,沦落为众王中王。

  如此,世界將没有霸主,因为美国的霸主地位不可替代。这点上朝核危机本身就是明证。美国固然面对朝鲜的咄咄逼人步步退让,除了口炮,束手无策。但其他国家又如何?任何其他国家有办法么?更具体地说,朝核危机不止针对美国,更针对中国,更是对中国的羞辱和对中国国家安全的最大威胁。但是,恰恰在这关头,中国提醒全世界尤其提醒美国,不要高估中国对朝鲜的影响力,换句话说,中国也并不更高明。迫在眉睫的朝核危机上如此,其他国际问题也如此,整个国际关系和国际经济秩序都如此。中国有钱,中国崛起,GDP总量世界老二,这都没错,但这不足以构成中国从美国手中接管全球秩序的实力,当世界霸主,中国离这步还有十万八千里呢。

  这才是朝核危机的所有危机中,最最最深刻的危机,即它不只是对美国的挑战,对中国的挑战,对日本的挑战,诸如此类。它不只是对哪个国家或者说对哪一些国家的挑战,它的挑战也不只是来自其原子弹、氢弹、中程制导导弹、远程制导导弹本身的杀伤力,而是它对整个国际关系和国际经济秩序的巨大威胁,它对整个人类的巨大威胁。

  更具体地说,是对残存的雅尔塔体制的最后一击,是压垮雅尔塔体制的最后一根稻草。

  通常认为,苏东解体之后,雅尔塔体制就已经终结了,对这说法我是碍难苟同的。因为所谓雅尔塔体制,不仅包括世界范围的两极对抗即美苏对抗,还包括美国的超强地位,还包括联合国体制。显然,苏东解体只是终结了两极对抗,美国的超强地位,以及联合国体制,并没有大的变化。就此来说,雅尔塔体制仍具生命力,所以,雅尔塔体制确立的全球秩序还管用,世界没有乱套。

  但是,朝核危机之后,情况大不同。朝核危机发生发展的过程,就是美国全球超强地位逐步衰落的过程,也是联合国体制逐步衰败的过程。如果朝核危机最终无解,朝鲜真的成了世界核武俱乐部的一员,则无异于对美国超强地位衰落、联合国体制衰败的最终确认。这点上將不再有任何悬念。这將是对残存的雅尔塔体制的毁灭性打击,后果之惨烈超过当年的苏东解体。

  今天回头看,不能不承认,这主要是美国当年种下的苦果。苏东解体之后,全世界的自由民主阵营一片狂欢,而有福山著名的“历史的终结”之说,认为人类进入了全球性自由民主的时代。正是在狂欢之中,美国政府加大了对外输出民主的力度,决定向中东输出民主。这才有了第二次海湾战争,有了伊拉克的萨达姆政权的垮台。这是美国政府具体讲是时任美国总统的老布什犯下的致命错误,激怒了几乎整个伊斯兰世界,而有今天的中东乱局甚至世界范围的宗教冲突、种族冲突。美国陷入了一场没有尽头的、它根本耗不起也不可能有任何国家耗得起的超限战之中。直到今天,美国终于千疮百孔筋疲力竭。

  这是朝鲜走上核武不归路最重要的背景。没有老布什任上向中东输出民主这一美国全球战略的重大转移,就不可能有朝鲜发展核武的国际空间。所以,今天的朝核危机,在第二次海湾战争打响的那一刻,其实就已经注定。等到今天,美国终于发现这一战略错误,为时已晚,千疮百孔筋疲力竭的美国事实上已经无力回天。

  这就意味着,美国將很可能再做不了世界警察,号称世界老二的中国也不可能做得了。其他国家就不用提了。即从此之后,世界將很可能没有警察,世界將很可能进入无政府状态。

  世界没有警察,世界无政府状态,这会是人类的福音么?当然不是。想想吧,上个世纪前半叶,不正是因为世界没有警察,世界无政府状态,才导致了两次世界大战,让全世界血流成河么?今天的世界局势,比之两次大战前,难道不是严峻得多么?核扩散、恐怖主义、种族冲突、宗教冲突、族群冲突……,实际上国际秩序已经乱了,好在美国无论怎样千疮百孔筋疲力竭,都还在咬紧牙关支撑,至少装出一副自己在支撑的样子。所以国际秩序虽然乱了,但还没有大乱,大体上还属于一种隐性的乱世,大致的秩序还是有的,表面上过得去。但川普上台之后,连装都不肯装了,干脆就告诉全世界:别指望我,大家伙儿自顾自吧。但因为美国内部对此争议巨大,川普此举在美国似乎并非共识,所以全世界对美国多少都还有点幻想。

  就在这时,朝鲜加快了核武化的进程,实际是开始了核武大跃进,终于有了前几日震惊世界的空前程度的核试验。事已至此,如果美国还不能有切实的措施来应对朝鲜的核武化,终结朝核危机,而是听任朝鲜走完核武化的最后一公里,那么罩着美国的最后一层面纱就彻底掉了,就等于告诉全世界,美国真的撑到极限了,真的再撑不下去了。

  这是一个绝不能打开的潘多拉盒子,一旦打开,一切不可预料。所以,所谓朝核危机,其实不是朝核危机,准确地说,其实是人类危机。如果这关过不去,世界不会再好起来,以往的时代,將是我们在余生中不断流连忘返的美好回忆。

  镜像链接:谷歌镜像 | 亚马逊镜像